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悬崖上的金鱼公主大主宰

第十五章:拨开云雾见晴朗(5)悬崖上的金鱼公主大主宰、甚至像个疯子一样到处进行侦探的那件事主动告诉了我。  在老大母亲扔下他去找父亲以后,他就发誓好好学习,等他长大以后,也要出去寻找父亲。大人们都说他的母亲也一定遇到了不测。  但他却始终坚信母亲没有死,她在找父亲。他大学毕业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河南找母亲。因为,母亲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往家里打个电话。她就是在河南打完这样的电话以后,就再也没跟家里人联系过。  所以,他认为母亲肯定在河南。到河南以后,他通过同学关系,请来了几个当地有名的大人物,希望他们能帮助他找到母亲。这个同学在宴请这些大人物的同时,还找了几个三陪小姐。  老大根本没有心思去跟这些三陪女调情。结果,当他为了陪客人喝得酩酊大醉以后,跟其中的一个叫雪儿的小姐发生了那个事。  过后,雪儿竟然要求老大娶她,她说她爱上了他,不想离开他。老大说,他不喜欢她,只是在酒醉的情况下跟她发生了那个事,况且他正在寻找失踪的父母,没有心思考虑儿女情长的事。  他想,即使没有这些客观原因,他也不会娶像雪儿这样的女孩子,他一个堂堂的大学生,怎么可能跟一个三陪女成为夫妻呢。  可是,无论老大怎么解释,雪儿就是不听,她说她非老大不嫁。最后,老大被逼无奈,没办法再在那里呆下去,只好逃了回来。但雪儿并没因此跟老大断绝关系,仍然给他打电话。后来,老大听说,雪儿已怀孕四个月了。  老大迅速赶到河南,试图劝说雪儿把孩子打掉。他声嘶力竭、低三下四、痛哭流涕,用了各种办法,总算迫使雪儿同意打胎。就在老大松了一口气之后,雪儿失踪了。  她给老大留了个字条,上面说,她爱他,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。即使老大不认她跟孩子,她也宁可自己把孩子带大。  老大再次见到雪儿已是两年以后的事情。雪儿居然生了个双胞胎,而且是龙凤胎。为了对两个孩子负起责任,老大开始辞职干个体。  他赚的第一笔钱就给雪儿寄了过去,跟我结婚以前,他总共寄给雪儿八十万元。其中买房子用三十万元,其余的钱用于他们的生活费及孩子未来的教育费。  老大说,他喜欢孩子,也心甘情愿为孩子负责,但他无法接受孩子的母亲。他对她没有感激,没有愧疚,只有恨。他大说,他不想因为由于自己一时糊涂酿成的错误而用一生去弥补。他娶的女人必须是他爱的。他做到了,但他没想到会伤害我。  他认为这是他的一个荣侮参半的历史。他不想把这事讲出来,不想让任何人知道,尤其是他的妻子。他说,尽管父亲依旧下落不明,但他找到了母亲。他应该让母亲活得更开心。既然他不想承认雪儿,也就永远不可能把那两个孩子带回来。  所以,为了让母亲高兴,他答应母亲,他现在就准备跟我生个孩子。然而,当我知道了这么多以后,已经没有跟他生孩子的欲望了。  我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一种什么滋味,我觉得雪儿(尤其那两个孩子)是无辜的,老大这么对他是没有人性的,至少是不负责任的。  他以为,给了孩子一笔钱就算是对他们负责就大错特错了。我觉得,他的那些钱只能给他们物质上的保障,在精神方面,他永远是一个失职的父亲。对这样一个不称职的男人,我怎么可能跟他生孩子。我劝他回到那个女人和孩子身边。相比之下,他们更需要他。

悬崖上的金鱼公主大主宰

悬崖上的金鱼公主大主宰​‍

第七章:葡萄望着自己的藤蔓而战栗(8)  “丁尔晟?”  “对。”他温柔地看着我,微笑着说,“不过没关系。如果你喜欢叫我阿俊,我不反对。”  丁尔晟?这个人说他叫丁尔晟?他不是我的阿俊?我立在那里发呆,这个世界是不是太混乱了?怎么可能有长相如此相像的两个人?又不是双胞胎。真是太离奇了!  我痴痴地看着这个叫丁尔晟的男人,轻声问道: “你认识一个叫阿俊的人吗?”  他认真想了一下,摇着头说:“不认识,也从来没听说过。他是成都人吗?”  我失望地摇摇头。见我还是立在那儿发呆,丁尔晟拉着我的手说:“如果你愿意,我们去茶楼聊聊天,聊聊那个阿俊。我很想认识他。好吗?”  我点点头。我也很想跟这个人说说阿俊,以及我和阿俊的事。他带我来到一家茶馆。一路上,我像做梦一样,脑子里一阵阵地发晕。他把倒水的小妹打发走,轻声对我说:“小朔,告诉我,阿俊是谁?”  “他是我未婚夫。”  “噢。你们是不是在好多年前分手了?”  我着急地说:“不是。是他突然失踪了,我到处找,怎么也找不到他。”  丁尔晟喝了一口茶,不再问关于阿俊的事,之后又慢慢跟我聊起来。  “小朔,你是一个人来成都的吗?”  “是,就我一个人。”  “哦。可你一个人没什么意思呀?这样,我安排一下,这几天我尽量陪你。”  我连忙说:“不,谢谢!那样就太打扰了。我打算明天一早随旅游团先去乐山峨眉山,回来后再去九寨沟。我已经跟服务台打好招呼了,请她们帮我联系。”  “那是两日游,只能看到几个景点。还是我陪你比较方便,想去哪儿都可以。”  “谢谢!可是,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呢?”  “需要理由吗?”他微微一笑,“你的成都之行会因为有了我而更加快乐。”  这不是我在单行道俱乐部填写的交友寄语吗?他居然记得这么清楚。可是,他叫丁尔晟,不是阿俊,这是千真万确的。一丝淡淡的遗憾轻轻扫过我的心头。我告诉自己,他不是我的阿俊,不要再做梦了。  就在我暗自感伤之际,他递给我一支烟,我摇头。他自己点燃一支,很绅士地吸了起来。看来,这个叫丁尔晟的人确实不是阿俊,因为阿俊从来不喜欢吸烟。  虽然我最忍受不了的就是男人吸烟,可是,面对这样一个如此俊朗、而又绅士魅力十足的男人,有生以来,我第一次觉得烟草的味道很不错。  茶楼里放着好听的音乐,是阿杜的那首《他一定很爱很爱你》。丁尔晟不说话,只是默默吸烟,像是在思考什么,好长时间才又吸一下。我不喜欢滔滔不绝的男人,那样会让我觉得他浅。  我跟这个叫丁尔晟、不是叫阿俊的男人,就这样默默坐在一起,心里似乎有一种幸福的感觉。坐了一会儿之后,他问我是不是坐火车来的。我说是。他站了起来,对我说,坐了这么久的火车,一定累了,这就送我回宾馆休息,明天给我电话。  回到宾馆里,我怎么也睡不着,无法控制地胡思乱想。是不是上天可怜我、怜惜我,把一个跟阿俊长相酷似的男人送到我面前,由他来弥补阿俊带给我的巨大痛苦?可是阿俊呢?他在哪呀?  “阿俊!阿俊!”  阿俊浑身是血、血肉模糊,我拼命想抓住他。他满脸泪水,用无奈又无助的眼神远远望着我。我像疯了一样,大声呼喊着他的名字,试图把他留下来。而他的身体,却慢慢飘去,离我越来越远,越来越远……悬崖上的金鱼公主大主宰

悬崖上的金鱼公主大主宰

悬崖上的金鱼公主大主宰

第十五章:拨开云雾见晴朗(8)  从结婚那天开始,我一直把汤全的照片带在身上。我安慰自己,就当是跟汤全在一起,就当是嫁给了汤全。  后来,我跟丈夫一起来到天都。当汤全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时,已是五年以后的事了。那天,我心情不好,一个人来到古桥。没想到,我跟汤全竟在这里相遇了。他是来天都出差,顺便来看古桥的。  而我,更是心情沉重,诗诗的婆婆虽然失踪多年,但最终总算是回来了;可她的公公,几十年过去了,到现在还没有音信,真让人无法接受。悬崖上的金鱼公主大主宰王朔

编辑: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