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尸兄

我对视着柳青云,你这样我非不开口,看谁耗得过谁,嘿嘿!急的人可不是我。就像普通人吸食毒品一样会上瘾的,从失神中恢复过来的纤儿不由一阵后怕,像他们从事那种职业的人最怕的是动情,以她刚刚的状态如果被偷袭,有十八条命也丢了,可是要选择的话她还是愿意和我在一起,她发觉自己已经无能自拔了。“啊!”尸兄陆不绝大口地喝了一口啤酒,发现瓶中酒已经喝光了,狠狠地把啤酒瓶扔到了地上,发出几声“嗡”声,幸好地上铺的是地毯,不然啤酒瓶肯定会被摔碎发出清脆的声音。陆不绝语气中带着气愤:“TMD,这次真的栽到家了,想不到那个叫泻佳泉的那么厉害,青龙帮也跑出来捣乱,不知道他们从哪钻出来的,还有那些臭警察,我们这次行动已经够隐秘了,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得到消息的。妈的……”

尸兄

尸兄​‍

大概五分钟我就到了SH市,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落了下来,收起隐身夜行服。我对上海(以后SH市就称上海)可不熟悉,只好用了个土方法,拦了辆TAXI,直奔上海医院。晕!医院离我落下的地方只有五分钟车程。翻过杂七杂八的思绪,我双目炯炯地盯着他,在我的目光下他一点变化都看不出来,好象我盯视的对象是别人一样。我问他道:“梦帮主,我们继续决斗吧!”朦胧回视着我,磁性的声音淡淡地道:“不用比了,我认输。”见到我平安无事,纤儿总算是放下了她那颗七彩玲珑的心,觉得我并平时更亲和,更让人想接近。猴子清醒过来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要溜,在他的眼里,我已经成了可怕的代名词,是他惹不起的。他想有多远就逃多远。越是忍受,越是难受。尸兄想不到收获还蛮大的,汪洋和黄无庸所做的坏事多得我都懒得去细数,这更坚定了我的另一个决定,虽然那个决定很自私,不过,从大的角度来看是非做不可的,我想汪洋和黄无庸邪邪的一笑,本来已经是满眼恐惧之色的他们,看到我的笑容,眼中的惧意更浓了。

尸兄

尸兄

我瞬间爆发风系元素,形成一个巨大的反作用力,同时功运全身,并且给自己施放了浮云术,尽量使身体变轻,在风暴爆发的反作用力下像火箭一样腾空而去,迅速追上了高速中的朦胧,从他的身边急窜而过,带起一阵风,差点将朦胧给刮倒。韦笑天虽然伤了左肩,但是还有战斗力,而陆不绝根本没有受多大伤,我不想让他们回过气来,一击没有消灭他们后继续攻击,气运右拳,一招类似少林“百步神拳”的招式出手了,体内真气冲出右拳实体化攻击向陆不绝。猴子身上的能量好象达到了G点一样,突然不再增加,即使不再增加这股能量也已经强大得要吓死人了,猴子双手十指交叉地和在一起,他身上那股像要毁天灭地的发出刺眼绿光的能量聚集到了双手上。尸兄下午三点钟,纤儿向我们请辞,说是要去办理一些事,我想跟她去被她给拒绝了,让我丧气的是她的一句话——没有必要,反正你去了也起不了作用,不如留在家里陪陪鹃儿。让我欣慰的是,她说那句话时,那话里分明带着一股酸意,呵呵!有门。

编辑: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