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张艺兴

  王建到达鹿头关,西川人参谋李对陈敬说:“王建这个人,是一头猛虎,怎么能引他入室呢?他哪里会甘心情愿地在你的手下!”陈敬感到后悔,立即派人去阻止王建西进,并且加强守卫防备。王建很恼怒,攻破鹿头关向前开进,在绵竹打败汉州刺史张顼,于是攻克汉州,向学射山进军,又在成都县的蚕此镇打败西川将领句惟立,接着攻克德阳。陈敬派出使者斥责王建,王建回答说:“神策十军观军容使我的义父田令孜召我来,到了门口却又拒绝我,这会让顾彦朗怀疑,我前后都没有归宿了。”田令孜登上大玄楼慰问劝说王建,王建与各位将领在大玄楼前的清远桥上剃去头发围着下拜,说:“现在我们既然已经没有归宿,那么就辞别义父去作贼寇了!”顾彦朗委任他的弟弟顾彦晖为汉州刺史,发兵援助王建,猛烈进攻成都,三天没有攻克下来,便退兵撤走,回到汉州驻扎。  [41]葛从周急攻兖州,刘使从周母乘板舆登城,谓从周曰:“刘将军事我不异于汝,新妇辈皆安居,人各为其主,汝可察之。”从周欷而退,攻城为之缓。悉简妇人及民之老疾不足当敌者出之,独与少壮者同辛苦,分衣食,坚守以捍敌;号令整肃,兵不为暴,民皆安堵。久之,外援既绝,节度副使王彦温逾城出降,城上卒多从之,不可遏。遣人从容语彦温曰:“军士非素遣者,勿多与之俱。”又遗人徇于城上曰:“军士非素遣从副使而敢擅往者,族之!”士卒皆惶惑不敢出。敌人果疑彦温,斩之城下,由是众心益固。及王师范力屈,从周以祸福谕之,曰:“受王公命守此城,一旦见王公失势,不俟其命而降,非所以事上也。”及师范使者至,丁丑,始出降。  [21]八月乙酉(初四),李茂贞派遣他的儿子李侃到西川作人质;王建让李侃主持彭州事务。张艺兴  上从容与浚论古今治乱,浚曰:“陛下英睿如此,而中外制于强臣,此臣日夜所痛心疾首也。”上问以当今所急,对曰:“莫若强兵以服天下。”上于是广募兵于京师,至十万人。

张艺兴

张艺兴​‍

  [5]六月,癸巳(初九),唐宣宗封唐宪宗的儿子李惕为彭王。  李匡威攻打蔚州,抓获蔚州刺史邢善益,赫连铎带领吐蕃、黠戛斯的军队几万人攻打遮虏军,杀掉遮虏军使刘胡子。李克用派遣属下将领李存信与李匡威、赫连铎交战,未能取胜,又命令李嗣源做李存信的副将,于是打败了李匡威、赫连铎。李克用率领大军随后赶到,于是李匡威、赫连铎都溃败逃跑,李克用抓获李匡威的儿子武州刺史李仁宗以及赫连铎的女婿,俘虏斩杀以万计算。  [33]汴将朱友恭将兵还自江、淮,过安州,或告剌史武瑜潜与淮南通,谋取汴军,冬,十月,己亥,友恭攻而杀之。  [14]庚辰,时溥遣其将李师悦将兵万人追黄巢。张艺兴  [33]李克用自雄武军引兵还击高文集于朔州,李可举遣行军司马韩玄绍邀之于药儿岭,大破之,杀七千余人,李尽忠、程怀信皆死;又败之于雄武军之境,杀万人。李琢、赫连铎进攻蔚州;李国昌战败,部众皆溃,独与克用及宗族北入达靼。诏以铎为云州刺史、大同军防御使;吐谷浑白义成为蔚州刺史;萨葛米海万为朔州刺史;加李可举兼侍中。

张艺兴

张艺兴

  秋季,七月,李茂贞进军逼近京师长安。延王李戒丕说:“现在关中一带的藩镇没有可以依靠的,不如从州渡过黄河,到太原去避难,我请求先行一步去告诉河东节度使李克用。”辛卯(十二日),昭宗颁下诏令出巡州。壬辰(十三日),唐昭宗离开京师到达渭水之北。韩建派遣他的儿子韩从允手捧表章请唐昭宗到华州,唐昭宗不同意。朝廷任命韩建为京畿都指挥、安抚制置使及开通四面道路使、催促诸道纲运使等职,可是韩建进呈的表章接二连三地送到请皇帝去华州,昭宗和跟随的朝中各官也有些怕到远处去,癸巳(十四日),昭宗到达富平,派遣宣徽使元公讯召韩建前来,要与他当面商议是东去太原还是留在华州。甲午(十五日),韩建到达富平拜见昭宗,他下跪磕头痛哭说:“当今各藩大臣骄横跋扈的,并不止李茂贞一人,陛下如果离开宗庙园陵,到边远的地方巡游,我担心皇帝的车驾渡过黄河,就再也没有返回的时候了。现在华州军队虽然不是很强大,但控制关中京畿一带,也还足以自卫。我积聚资财训练军队已经十五年了,而且华州往西距离长安也不远,希望陛下驾临华州,以图振兴光复。”昭宗于是依从了韩建的意见。乙未(十六日),昭宗在下住宿;丙申(十七日),到达华州,把韩建的节度使司作为皇帝的行宫。韩建则改在龙兴寺办理政务。唐昭宗离开京师后,李茂贞便进入长安,自从中和年间以来所修缮的宫殿、市街店铺,全都被李茂贞放火烧毁。  [4]大齐将朱温侵犯河中,唐河中节度使王重荣率军迎击,将朱温击败。  [25]黄巢率军攻陷匡城县,接着又攻陷濮州。唐僖宗下诏令颖州刺史张张自勉率诸道军队进击。张艺兴  乙亥(初八),唐僖宗以中书令、充诸道行营都统王铎为义成节度使,命他前赴镇所。田令孜想要加重北司权,奏称王铎讨剿黄巢时间长久而没立功,最后采用杨复光策略,召来沙陀才击败贼寇,因而罢免了王铎的兵权以取悦杨复光。朝廷又任命副都统崔安潜为东都留守,命都都监西门思恭为右神策中尉,充任诸道租庸兼催促诸道进军等使。田令孜自以为建议唐僖宗出走蜀地、收藏传国宝和各先帝的画像、散放家中资财犒赏官军有功,便指令宰相藩镇一同请求为他恩加赏赐,唐僖宗于是任命田令孜为神策十军兼南牙十二卫观军容使。

编辑:
返回顶部